隐山诗社

诗歌小说《默哀》

 @vivianey 

睡眠梦幻系诗人——隐山:

诗文/隐山

我漠视了现在,李慧丽走向人间冷漠的处场。

李慧丽,别回归我的余生,我打算冷死自已。

好吧,我的月亮沉寂死去,你别归来只会害了自已。

我没有打算,李慧丽你把我全部的信埋在地下。

我和这个世界向你赔罪。

我爱过许多漂亮的女人,但是眼眸丑陋,你的眼眸和月亮相比。

属于余生不死的蓝芒。

现在我没有力气去爱了,爱一个女人比爱你差很多。

我向神发誓,世界末日即将来临,我就可以结束爱情。

我们宛如地震中死去的拥抱,亲吻对方的鼻尖,拍拍对方的肩膀。

原来我默认对方是一个情感动物,而不是深情致死的恋人。

我在痛,欲望在痛,你决定离开我,我摔在泥泞中,发现现实是玩弄人类的怪物。

李慧丽,我知道世上有一首诗。在谣传。

假如你爱我

爱我一切的背后

爱我所有目的

从来不爱我关于爱情的方面

请遗弃我成残缺爱的孤儿

我深情没有拔出陷阱

假如神爱我

请你佣使我沉默

与沉默的女人坠入深渊

与不堪的命运必亡摧毁


提醒故事虚构,李慧丽名字不存在

6/3/2018


散文《一切》

隐山:

 @何年 

一切都在说绯闻蜚语,在说我的灵魂不细致吗,狂猛的心不会喘息,独视世间徒行一切路段。

现今,这一切还在继续当初的命运,与我的命运相搏当道。

这句那句都是那般的意外不能意料。

一切都在说绯闻蜚语,在说我的肉身心怀不满,不满我此人的沉默识事,不满我不圆融庸世之习俗,不满我君子之顾。

流行世上的一切:

你对我有什么看法

什么都是浮云之上

虚夸之说

我知道一切错误耿直从我

一切确信却缺席我的今次

愿今生别再错过你


散文《赋予》

隐山:

 @雨姑娘 

赋予比施给有意义更多些,为何可怜的眼睛留在人间许多,我不期待永恒的爱是毫无意义。

活着就是你的本分,为何要讲究活法,因为每个人不是认知的天才,必须遇见才会拥有拿来的才华,所谓的才能应该说是你活着的升华,百花盛开邀请千人来赴宴,为何酒肉腐熟,只可说我们世人要求一件事,就是满足我的所有要求,所以现实是别人不想多谈的。

现在就谈赋予的意义,不管熏陶在黄金屋中,或者面对寒窗没有对策,赋予是寄望,施给是精神的无赖,赋予是给一部分,预留另一部分给你命运来支配。

赋予自已一场不遗憾的爱之所余。

不再赋予自已一场虚心假意的造次。


散文《第二身》

隐山:

变成这样庸俗的人,变成这样愚昧的人,都是我生命中美丽的征程,以为人世的平凡必须诋毁,然而事实的一切告诉我,人本身就是美丽的化身,美丽可以被摧毁,甚至被掩盖成忘情的风尘。


散文《《这样的生活我喜欢》》

隐山:

我爱这样的母亲挺好,那是灵魂所需吧。母亲你的肢体与世不忠,为人处世极乐限度,我爱这样善良的母亲,母亲如果你老了,我愿与无聊的日子在一起,伺候你。

母亲是很深的井池,月光很遥远,所以照不过来。

母亲是很远的河滩,废墟的残船搁浅你心中。

母亲我孝心未尽,为了你,打开门前往寺庙。祝福被挂上一棵红树上。

现在的时代很现实了,你说钱吧很有用,可是你缺少他的魅力,所以你只能热情投身于生活之中。我应爱这样平凡的人,这样善良的好人,我们的岁月漫步这个世界。

母亲是一首琴,多少曲子被我弹碎。

我被母亲的心感到了,不怨天不恨地,生活就是为了自已。

这样的生活我喜欢,再简单些就行了,时间拖惯了我的脚步,所以我天性被磨坏,所以我就是一块自由漂浮的水中陆地。


散文《沉默的对面也是沉默》

隐山:

 @vivianey 

沉默的对面也是沉默。沉默惊魂的时候也很可怕。所以我保持良好的姿态很重要,人生不可能一跃而成,面对失败就算哭泣,也要婉然地保留心中那堵墙,墙可以阻止一切前行之物,包括一棵树,一行人,甚至一条街,但是破墙人的铁锤坚硬无比,外面肯定经历了几度春秋,这时候你婉然地流下沉默痛苦的眼泪。念着:你至今还未又来,我等了几年几月

现在你却不宣报就突然闯进来

沉默使我心中哀鸣

你现在要击破沉默的现在

你知道我适应一个年代需要天长地久

然而沉默的对面也是沉默

惊乍之时也是我的面目真情


破墙人温柔地说:我不是那种歧视对方懦弱的人

天下间这样的人虽多

但是你改变的方法唯有自我

别再错误地安慰自已

以及现在看似可怜的人世间

现在你从墙里的洞穴走出来

将是第四度深春


短文《上交》

隐山:

我的生命不会托付给别人,便成为他人的利谋。如在人生中至今晕迷不醒,即使迷茫或者虚妄,我此时也不会失守,失守之后便是一扇门的彻底关上。

沉淀的往事,硝烟不同往年,你一日一夜憔悴与树林蕉叶共处一窗。

隐山:

《无欢亦无歌》


文/隐山


无欢亦无歌,无悲亦无爱,我除了欢笑还有悲怆,我除了你还有谁呢?没有答案呢。

欢乐的产物什么,我问,从未出现过我的眼前。

悲伤的季节来了吗,我问,好像至今音信全无。

世间除了欢笑和自悲,还有第三种深情,还有第四种世间外被忽视的存在呢。

我说不完繁杂的生活。

我只想简单地一走而过,无人打扰。


4/4/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