隐山诗社

《幽默先生》

隐山:

诗/隐山


在幽默年代,我很有才华

才华横溢也,不能溢出杯子里的水

你如杯子里的水,存有虚假和华实

在无德无能年代,我才是庸才

庸俗之命,把人生演示彻底

世上的天才们压迫我

而我始终对自已很温柔

对你异常地温柔


寒夜里,我独自跨越月亮下的一切

跨越河流与彼岸的距离

跨越陌生人与情人的深情

跨越虚幻与真实的内幕

赤热却把我的心烧融

从此我再也不想站立


在幽默年代,我很有才华

人间有些地方需要我的才华

唯独你需要我浅白的心

从此,幽默先生告别了夜晚

回归情人身边


5/17/2018

评论

热度(7)

  1. 隐士之名隐士之名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隐山诗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