隐山诗社

狂欢世纪

隐山:

诗/隐山


我注重疯狂

而把欢笑至于门外

不想我洽谈过去以及未来的全部悲苦


你躲在夜晚的某一处

我掌中的某一处痛疼难懂

我身体里的某一处

要说值得

也可以刻意忽视


我注重疯狂

而把你忘却至遗失

整个世纪在祝福一个人

如祝福你可以以下这样说


狂欢世纪对待每个人是不幸地

什么都处于不幸的时候

你才会明白醒悟多么重要

戏剧里的话假如奉真

狂欢世纪里每个人都处于不清醒


5/15/2018

评论

热度(4)

  1. 隐士之名隐士之名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隐山诗社